江清月近人。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23333333

拉普拉斯定理:

以螺蛳粉为例,说说我眼中抄袭、撞梗、引用和借鉴的区别:
1.抄袭和撞梗
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这是套路;
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这是撞梗;
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
C把榴莲换成香蕉,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这是抄袭。
2.抄袭、引用和借鉴
A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混沌复杂,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他是柳州人。但校门口的螺蛳粉闻起来像我弟的脚底板,吃起来感觉像我弟去池塘摸完鱼回来一脚踩在熟睡的我脸上。
B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对我而言,热干面也是如此。——这是引用。
B写:这东西闻起来像熊孩子在泥塘摸爬滚打一天后的脚。——这是借鉴。
C写:古龙水闻起来有股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复杂混沌,恰似我前男友的西服袖口。——这是抄袭。
够清楚了吗?

关于宋岚的那句“待他醒来”

皖夏。:

最好的宋道长~


laphell:



之前看见双月太太对这句话的疑问,突然发现自己也想过,得过很多的答案,但都觉得不太对。看见亲们的解答也有很多,包括倾诉、尽愿、执念、代替、弥补……等等,都觉得很有道理,让我更喜欢宋岚这个角色,也让我脑洞大开,以作些猜测。
(完全个人猜测,毫无逻辑~我就是个岚吹!)

首先,宋岚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当魏婴问他今后打算如何,那句“负霜华行世路”的确可以作为回答,后面那句毫无必要。
那么一个不说多余的话的人,如果排除所有因个人感情或寄托(以上所说包括自己曾经所想)而带来的宣泄性、目的性的缘由,那么有没有可能,这句话,并非是文不对题,并非是对前文的补充,而是,就是在回答魏婴的问题?

再者,来反观魏婴的问题及提问前的所作所为。
忘羡救了义城,救了晓星尘和阿箐的魂魄,救了宋岚让他得以解脱,可以说是大恩了,但宋岚却未曾言谢。以他的性格,这很不合理。我曾经一直以为可能他是道过谢而作者并未详细提及,但反复看原文后,发现了一个细节:蓝湛曾多次对魏婴说这件事与你有莫大的联系。
当然这个联系后来随着事件的进展被剥开了。魏婴曾一度认为是抱山师门的联系,而后更多地认为是自己作为夷陵老祖的身份和能力。

可以说是老祖的身份让一行人走到义城,而薛洋的目的也是逼迫魏婴帮他修补魂魄,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这里也可以看出薛洋的执念和宋岚的执念有绝对本质的区别。前者是汲汲营营地索取,因那个活着的个体能让自己得到满足,不顾对方的意愿,完全的私欲。
而后者,从后面宋岚说尸体火化,魂魄安养这句话,就可以判断出他对晓星尘醒来与否并没有那么看重和在意,因为在他心里,那个人,从未死去。
他不会企图从活着的晓星尘身上得到快乐与慰藉,当然他有这份私心,但得到与否是对方的选择,他永远尊重他,无论生前,或是死后;无论是对方的生前,或是死后。
他看重或在意的,一直都是如何去为对方付出更多,无论是为那个鲜活的人,还是飘零的残魂。

说岔了,重新回到老祖的回答。老祖对薛洋说这魂不能补了,但后面却在阿箐魂飞魄散的时候着急地去找锁灵囊。这种有点矛盾的行为,让很多人质疑过,而我也觉得老祖的行为才是他真正的答案。
大家都知道魏婴骗死人不偿命的面具,更不用说当他被人威胁逼迫去做什么事的时候,更是一如既往地排斥和抵触。所以他当面给薛洋的那个答案,自然是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所以当他最后问宋岚“今后打算如何”,其实也可以算是一份暗示,或者说是一份没有保障的尽力宣言。
(就好比医生说:植物人是有机会醒过来的,我们已经尽力了,但能不能真的醒过来,我们也不好保证。家属你们不要太激动,这个医生也给不了准信是不是。)

再回到宋岚的回答:说对不起,错不在你。
之前也提到了蓝湛曾多次对魏婴说这件事与你有关。而在后续进展中,也从魏婴的心境变化反复描摹了他与此事的“密切联系”。
不是他与晓星尘未曾谋面的叔侄关系,而是有人拿着他发明的武器为恶。阴虎符也好,凶尸也好,都是他的创造发明,他怎能脱得了干系。(就像是诺贝尔奖的来由,原子弹爆炸后科学家们的眼泪,那份愧疚,与他们无关,但他们都会悲伤,因为他们都那么善良。)

而在歉疚与悔恨中渡过身不由己的漫长时光的宋岚,又怎会看不出看似活泼快乐的老祖眼底那一份因良善而起的莫名愧疚。
那一句错不在你,既是对晓星尘所言,也是对魏婴所言。
宋岚是在回答对面的问题,但他知道这位老祖还有太多的心结,故而只是借机,不曾言明,也不曾言谢。

但一句错不在你,比千万句谢谢你都要来得宽慰。

那种隐忍暗含的体谅,不为人察觉的细致,看似冷漠简单的关怀,都让宋岚这个人,这个没有沾到太多笔墨的人,有了无尽的吸引力。
他就像子琛这个名字一样,每次想要去挖掘那块玉中的价值,都会发现总有藏得更深的美好。


虐文党宣言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兄剖。

白公羽:

这篇说得好!我既怀糖罐,也有笔如刀!


倒也不是喜欢虐人,只是不想写不动脑不走心的东西,只是想借故事里的人讲讲我想说的话。生活从来不是平淡无波,生死是每个人都回避不了的永恒命题。那就不要避讳,不要自欺欺人,去面对。
《白龙鱼服》里我写他们迎难而上,《一嗓高歌》里我写他们向死而生终得团圆。而在《未济》里,我想说:


何畏生死祸,归来复一笑!




___Yeti ":



可以说是我本人了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





和朋友的复合?cp记录第二集——脑洞系列
w
后方飙车注意=V=从p6开始。未成年儿童请不要观看_(:з)∠)_

=V=和朋友的复合?cp第一集…之脑洞记录。
有生之年没想到我真的上了车系列。
有同好吗——一起来聊脑洞呀23333

接沈谢群的奥利奥的聊天思路继续想的话,沈夜是外表那两片饼干,里面的夹心如果是小太阳大概是抹茶冰激凌夹心或柠檬芝士味的,偃偃是香草慕斯,七七就是巧克力味儿或者是提拉米苏味的( ˙-˙ )从神女墓想起一切的4.0大概是双果夹心蓝莓和树莓味的吧?em变身成白沈的大祭司是什么口味呢…原味的吗hhhhhhhhhhhhhhh之后和  @昨晚的杰希超可爱啊 用火锅汤底开了个脑洞…😂

精神/心理障碍设定

确实,文写的用不用心看看就看出来了

荷姀梓:

明月照霜:



第一次在lo注意到有人这么正式的说这个问题,只想鼓掌。写东西的时候不要只图自己痛快,想想这个东西,这样的价值观和知识,传递出去会有什么影响,别说什么二次和三次无关,多动脑,多用心,少误导人,别只顾自己爽,那叫yy,贬义的。
当然我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你设想一下它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会是怎样的感觉。人吧,自己不经历,别人痛死他都不在意。




虚空初啸:







大致思路很明确了




你的铃堡:


















奉劝大家写精神/心理障碍设定或者题材之前查阅大量资料,不论是案例研究,论文,新闻,纪实书籍,专业书籍,纪录片,全都看一看。那种看了三天维基百科或者百度百科就来掰扯的,说实话,三句话就能看出破绽来。原因很简单,这个领域哪怕只选取特定的一个知识点也会牵扯到你对专业知识,社会问题,著名案例,医学历史的多方面知识储备,很少有人能够在本身不了解的情况下顾及所有方面,胡诌得令人信服。




另外写精神和心理问题要注意和时代背景、社会阶层接轨。比如说,古希腊PTSD患者,中世纪PTSD患者,一战PTSD患者,二战PTSD患者,越战PTSD患者,驻中东美军PTSD患者,他们对自己疾病的认知、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和对疾病的解释,他们受到的对待是完全不同的。其他障碍和疾病同理。不同宗教文化地区对精神和心理问题的态度大相径庭,不同收入水平的人获取帮助的欲望和负担得起的专业帮助也是不同的。要写什么就去查对应的资料,求你们不要瞎掰了。




不要浪漫化任何一种疾病。自闭症,精神分裂症,抑郁症,进食障碍,各种人格障碍,也许有时候看起来很酷炫,但因此浪漫化它们是极其恶心的行为。







不要强化对疾病的刻板印象。记住患病的个体都是不同的,不论是症状表现,严重程度,和个人性格。更不要顺着现存的不正确刻板印象来描写,比如“所有精神病人和天才都之有一线之隔”,“自闭症患者都有出众的特长”,“自闭症患者都安静沉默高冷” etc.




现代设定下瞎编医院设定和用药类型/方式是编不好的,谢谢。




没有查阅大量资料、对整个现象有整体认知和分情况讨论的能力,那是很难描写出令人信服的性侵受害者和虐待受害者的,胡编是极不尊重的行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词别乱用,大多数时候你想说的是创伤情结(Traumatic Bonding)。







不要查酷炫的心理障碍/人格障碍然后瞎套用了!!




遭受打击/性侵之后“疯了”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PTSD或抑郁等问题。







搞清楚什么叫恐惧症,什么叫强迫症,什么叫惊恐发作,什么叫过度呼吸,什么叫精神崩溃,什么叫急性精神病发作,不要半懂不懂为了酷炫乱用词。







说到用词,很多时候民间中文病名病症翻译解释十分混乱,真认真的话还是在脑子里存一份英文版的释义和单词索引吧。







病人进入精神问题的治疗机构不是受到迫害,爱人和家人99%的情况下对于患者的情况了解得不比医生多。







爱和支持不能治愈疾病,也不比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处方药物有效。别他妈散播这种观念了。







你们笔下大多数“心理医生”都他妈有毛病。不同种类的心理治疗师和精神病医生请先搞清楚哪个是哪个。







求求你们不要乱诌任何关于儿童心理学,儿童心理治疗,儿童发展方面等玩意了,误解够多了。自幼精神分裂,神奇天才儿童天生反社会人格/冷血精神病态,可爱乖巧傻子神童,“自闭症”等设定请你们至少花一周去仔细查查资料圆一下设定,小孩很可怜,谢谢。







我并不是觉得精神/心理障碍不能当梗,也不是觉得没有专业背景的人不能碰这个题材。只是想说多查资料不碍事儿的,了解多了写起来也有意思是不是。而且,内容做到准确无偏见也是尊重现实中的患者,医学工作者和患者亲属朋友,毕竟没有一种疾病和障碍是不痛苦的,不管它看上去有多“酷炫”,“独特”和“萌”。描写疾病和障碍请多少涉及它们的全貌,而不是一味浪漫化、刻板化它们,或者散布关于治疗的的谣言和误解。








好久没上lof了,记个脑洞…

关于【好心分手】的梗

请问有小伙伴儿知道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好心分手的梗是怎么出来的吗?难道只是因为这首歌是国语和粤语一起唱的么……谢谢谢谢……占tag抱歉,知道以后就会删的。笔芯w

第一章又可命名为“于你眼中映出的风景”系列。
不二嫌单反重找个腿来背真的是赤裸裸的撒娇啊x

窗窗的小窗:

新网王音游不二个人剧情Story《映入眼中的风景》(第一话)翻译


登场人物:不二、手塚、菊丸


映入你眼中的风景(第1话)


菊丸:天气真好,空气又清新。偶尔散个步也挺开心的喵~

不二:谢谢你们两个还愿意接受我的临时邀请来陪我

手塚:没关系。偶尔这样也挺好的

菊丸:嗯嗯,好像探险似的,好好玩,我都跃跃欲试了

菊丸:瞧,看那边。长的叶子好奇怪哦!

不二:形状好有趣啊。……我拍一下吧

喀嚓!

手塚:你把相机也带来了啊

不二:我想说不定能拍到什么美景呢

菊丸:这么快就拍到一张了。再看到奇怪的东西我就告诉你哦

不二:呵呵,谢谢你英二。不过……不是奇怪的东西也可以啦

菊丸:啊!快看快看那朵花~!


菊丸:好漂亮啊

不二:那个……

不二:有毒的,还是不要碰的好哦

菊丸:哇啊啊?!

菊丸:好、好险啊……。我差点就要碰上去了

手塚:不二,真亏你认出来啊

不二:和我同一屋的白石对毒草很有了解。我稍微听他提过一些

不二:不过,铃兰之类的花明明那么可爱,却是有毒的

不二:对美丽的东西还是要提防着点比较好哦

菊丸:呜呜,好可怕~……不二、手塚,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菊丸:哦——!看到河了

菊丸:不二,帮我拍下照~!就以河流为背景拍一张!

不二:好啊。准备好——茄子

喀嚓

菊丸:3Q!等下手塚也一起来吧~

手塚:…………

手塚:嗯?啊啊……抱歉。怎么了?

菊丸:手塚竟然在发呆,好难得~

不二:刚才好像是在眺望天空,莫非有什么奇形怪状的云吗?

手塚:很遗憾,没有这样的东西

菊丸:唔~?

菊丸:要是能找到,那可是按快门的好时机啊

不二:……对了,手塚你要不要也拍点照片看看?

手塚:……我?

不二:我把相机借给你。——给

菊丸:啊,手塚在困扰呢不二~

不二:哈哈,真的呢。要我教你怎么拍吗

手塚: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不过,我可不像你拍得那么好哦

不二:没关系啦。只要拍下自己想拍的东西就好了

手塚:就算你问我想拍的东西,我一下子也想不出来

不二:我……

不二:我大概,想看看你看的风景

菊丸:我也是我也是!好好奇啊!

手塚:和你们看到的风景没什么不一样吧

不二:是吗?

不二:我总觉得手塚在凝视着比我所望见的更远的地方

不二: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觉得

手塚:……

手塚: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们的期待,不过相机我就先拿一会儿了

不二:嗯。随你什么时候还都可以


手塚:好

不二:(映入手塚眼中的东西、吗)

不二:(不知道会看到什么样的照片,让我期待一下吧)